旅游新闻
栏目导航
  1. 大咖名流
  2. 社会新闻
  3. 旅游新闻
  4. 星声星语
  5. 科技前沿
  6. 历史咨询
  7. 女性生活
  8. 热透新闻
  9. 军事新闻
  10. 社会文化

旅游新闻

主页 > 旅游新闻 >

她沦为权贵的玩物叛逃出国全世界却依然敬她爱她

发布日期:2022-07-24 14:22   来源:未知   阅读:

  7月初,韩国体坛曝出不少虐待事件。韩国铁人三项女子运动员崔淑贤因无法忍受教练多年的体罚和虐待,自杀身亡,年仅22岁。

  紧接着,韩国体育大学手球队又曝出虐待事件,男子手球队两名队员受到前辈队员倒拉面汤、扇嘴巴等暴力虐待。

  要说国际体坛上,遭遇最惨的要数她——罗马尼亚女子体操运动员纳迪娅·科马内奇(Nadia Comaneci)。

  至今124年的奥运史上,诞生的传奇不计其数,但科马内奇是其中最耀眼的一个。记住:她被公认为现代体育史上最伟大的女运动员,没有之一。

  她的伟大不仅在于成绩,更来自她的抗争。她以无畏的勇气,从霸占她身体的坏人手中逃脱,奔向自由。

  1976年7月17日,蒙特利尔奥运会,科马内奇凭借完美的表现,得到了体操运动史上的第一个满分:10分。

  后来,体操的10分满分制在2006年后被取消,所以科马内奇创造的这个一届奥运会7个10分的纪录,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一幕。

  1976年8月,科马内奇在同一个星期之内,成为全世界最著名的杂志《时代》、《新闻周刊》和《体育画报》的封面人物,这个纪录至今无人打破。

  这个出类拔萃的小姑娘成了闪耀全世界的明星,当然更是其他体操运动员羡慕的对象。这之中,有一道来自美国的默默注视目光。

  他18岁生日那天,与14岁的科马内奇分别荣获第一届美国杯锦标赛男子与女子全能冠军。

  那么小的孩子,每天训练两小时;9岁以后,每天加多一小时,训练量相当于游泳2万米;10岁开始,每天训练量相当于山地滑雪60至70公里。

  别的女孩这年纪还抱着洋娃娃在父母怀里撒娇,她付出的辛劳就已经是大部分成年人都及不上了。

  本来就是个美人胚子,长大后更是出落得美丽大方,但也因为她的美丽,引来了悲剧。

  明面上,在奥运会大放异彩的科马内奇回到罗马尼亚,被当时的党政最高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授予“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的称号和金质奖章,成为民族英雄。

  如果说齐奥塞斯库对整个罗马尼亚进行专制统治,那么尼库就是对罗马尼亚体育界进行专制统治。

  在那里,他可以为所欲为。科马内奇能不能出国、能不能参赛、能不能继续运动生涯,“生杀大权”在他手里。

  为了让科马内奇尽快向他屈服,他派人四处传播谣言,比如科马内奇要退役、得了厌食症、被催眠迷惑、想自杀,甚至还无所不用其极地污蔑她与亲弟弟。

  这一切,是在向科马内奇宣示:你不从了我,不仅别想在体育这个圈子里呆下去,我还要把你弄到身败名裂。

  科马内奇很快在体育界失去地位,日子越来越难过。1981年,20岁的她终于屈身于尼库。

  1975年欧洲体操锦标赛个人全能、高低杠、平衡木与跳马4块金牌,自由体操银牌;1977年欧洲体操锦标赛个人全能、高低杠2块金牌、跳马铜牌;1976年第21届奥运会体操比赛个人全能、高低杠、平衡木三项金牌,团体银牌,自由体操铜牌;1978年第19届世界体操锦标赛平衡木金牌,跳马银牌,团体银牌;1979年第20届世界体操锦标赛团体金牌;1979年欧洲体操锦标赛个人全能、跳马、自由体操3块金牌,平衡木铜牌;1980年第22届奥运会体操比赛平衡木、自由体操金牌,个人全能、团体2块银牌1981年世界大学运动会体操比赛个人全能、跳马、高低杠、自由体操、团体5块金牌。

  1984年,她从体操队退役,成为一名体操教练。此时她已完全沦为尼库的玩物。

  她毫无反抗之力,尼库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只为了发泄自己的兽欲,她连个情妇都算不上。

  尼库几乎控制了她的一举一动,连出去买杯咖啡都要经过允许,更不用说离开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政局动荡不安,齐奥塞斯库父子自顾不暇,尼库对她的控制开始松动,科马内奇看到了希望。一位定居在美国的罗马尼亚人帕纳伊特向她伸出援手,说可以帮助她离开。

  11月的某个夜晚,在帕纳伊特的指引下,科马内奇与其他6名运动员躲过尼库的监控,在温度极低的冬夜靠双脚长途跋涉,淌过冰冷的河水,用了超过6小时才越过国境,取道匈牙利和奥地利,最后到达美国。

  1989年12月,也就是科马内奇出逃一个月后,罗马尼亚刮起了政治风暴。齐奥塞斯库夫妇很快被抓住,在军营里关了三天。

  12月25日,圣诞节这一天,特别军事法庭判处齐奥塞斯库死刑,罪名是:屠杀罪、破坏政权罪、破坏公共财产罪、损坏国民经济罪、在外国银行有10多亿美元存款并企图出逃。

  判决一公布,马上就执行了。齐奥塞斯库夫妇被绑着押到厕所前的一片空地上,行刑队指挥官还没到达,士兵就开枪了。齐奥塞斯库被打中后跪倒,后脑勺撞到墙上,死后还睁着双眼。他老婆脑袋中枪,脑浆四溅。

  背井离乡的科马内奇终于可以展望新生活了。她对救命恩人充满感激。可谁曾想,她才出虎穴,又进狼窝。

  他与妻子帮助科马内奇安顿下来,就开始控制她的行动,不许她与外界联系,威胁她如果不听话,就把她送回罗马尼亚。

  帕纳伊特成了她的经纪人,把她当成摇钱树,要求科马内奇上电台节目或者进行体操表演,好赚取出场费。

  由于退役已久,长时间停止训练,科马内奇原来紧致的肌肉已经松弛浮肿,她已经不再是那个摆脱了地心引力的满分小姑娘。

  但帕纳伊特才不管那么多,只要科马内奇表演体操,他就可以赚钱。他还让她穿着性感的鱼网黑丝长袜来表演,这让这位体操女王的形象一落千丈。

  1991年,科马内奇已经30岁了,依然是个身不由己的木偶,但她和她的命中之人重遇了。

  两人在一次活动中见面,康纳尔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了她,但她只能在心里牢牢记住,因为她根本没有机会联系他。

  直到有一天,一位橄榄球教练、也是从罗马尼亚逃到美国的体育明星亚力山德鲁邀请科马内奇去他家里做客。他想办法支走帕纳伊特,趁机与她沟通,终于得知了真相。

  善良的亚力山德鲁夫妇收留了她,决定帮助她恢复训练,并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为她找到一份自食其力的工作。

  恢复自由之后,她想起了康纳尔,便主动与他联系。两人通了几个月的电话,康纳尔深深地爱上了这个经历苦难却始终顽强的女子。

  1992年,科马内奇开始协助康纳尔打理体操工作。康纳尔明白,科马内奇的悲惨经历虽然已经是过去时,但在她心里留下的阴影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消除的。

  体操可以让她忙起来,让她忘掉过去的伤痛。但要让她重拾生活的信心,这还不够。他介绍她参与各种慈善工作,让她的善解人意得以施展,也找回了自信。

  岁月的磨砺,以及从未丢失的爱心,科马内奇虽然青春不再,但她的身上却散发出独特的光辉。

  第二年,他们一同回到罗马尼亚,回到这个给她带来荣耀也带来伤害的祖国。总统亲自迎接,无数人涌上街头,向他们的英雄欢呼。

  夫妇俩现在都已年过半百,但仍然活跃在体坛上,为培养更多的体操人才而奋斗着。

  2004年,国际奥委会授予科马内奇奥运会理事会最高荣誉——奥林匹克银质勋章。

  20年前她退役的时候已经得过一次。这使科马内奇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位两度荣获奥林匹克银质勋章的人物。

  那时体操并不能给人带来名气或是百万美元,妈妈送我到体操学校,只是为了找个地方让我发泄多余的精力。我很快就被这个全新的世界征服了,每一次跳跃,翻腾,那些单双杠、平衡木,给了我无限的可能性。于是当我遇到了体操,真是鱼儿遇到了水,它给了我无穷无尽的机会,以一种我之前从来没有想象过的方式去高飞。

  她更渴望的,是无限的可能性,是无穷无尽的机会,是从来没有想象过的振翅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