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前沿
栏目导航
  1. 大咖名流
  2. 社会新闻
  3. 旅游新闻
  4. 星声星语
  5. 科技前沿
  6. 历史咨询
  7. 女性生活
  8. 热透新闻
  9. 军事新闻
  10. 社会文化

科技前沿

主页 > 科技前沿 >

胡小石:歌赋乌苏里 根系绿杨城(组图)

发布日期:2022-07-20 11:08   来源:未知   阅读:

  胡小石,1940年6月出生,扬州人,著名词作家、国家一级编剧,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06年获黑龙江省首届“文艺终身成就奖”。60年来,创作歌词1500余首,获国家级、省级以上奖项200余次,《乌苏里船歌》是其代表作。其创作的音乐剧《鹰》、歌舞剧《中华吟》荣获文化部文华奖,《北京你好》获全国首届青年民歌与通俗歌手大赛作品—等奖;《希望,燃烧在心里》《拥抱冬天》分别被选为中国第七届与第十届冬季运动会会歌。策划第三届亚冬会开幕式大型文艺表演等。出版个人作品选集《爱,在北方》等。

  历任黑龙江省政协委员、黑龙江省歌舞剧院副院长、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黑龙江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黑龙江省音乐文学学会会长、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主席团委员、《词刊》编委。

  在黑龙江,有一个人口只有5000多人的少数民族——赫哲族,因为一首广为传唱的歌曲《乌苏里船歌》而家喻户晓。这首歌曲的词作者胡小石,就是扬州人,虽然离开家乡已半个世纪,但是,他一直心系故乡,为用音乐宣传扬州而奔波着。

  自制乐器,走进黑龙江省歌舞剧院“我从小就在扬州生活、学习。”胡小石回忆道,“从幼儿园一直到高中毕业,后来又到扬州师专,整个少年时代,我都是在扬州度过的,一直到19岁才离开扬州,来到东北,但是多次梦回故乡,扬州是我永远抹不掉的故乡记忆。”

  胡小石是扬州编剧胡小元的哥哥,胡小元是在扬州出生的,而哥哥胡小石出生于浙江,在其一两岁时,来到扬州的外祖父家。“晚清洋务运动的时候,我外祖父到日本早稻田大学学法律,后来回国,是山东省第一任高级法官。”胡小石的外祖父家是一处老宅子,大约有四进房子,大门门槛很高。“每天早上,外祖父就要我上书房,学写字、看书,他的书架对我全部开放,可以随便阅读……”

  “外祖父家有留声机,有老唱片,所以,我经常听音乐。”谈及与音乐的情缘,胡小石微笑着说,与其小时候收到的外祖父赠送的生日礼物——一台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正是有了这一台琴,使他痴迷于音乐。

  在中学时代,胡小石和几个同学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喜欢诗词、音乐、曲艺,并且彼此之间互相影响。胡小石还清晰地记得,当年在新华中学,他与耿刘同、王功亮这班同学都爱好音乐,课余时间,他们就陶醉于音乐之中,有的拉手风琴、吹笛子、拉二胡,有的唱黄梅戏……一个班级能够凑齐一支乐队,组织一场演出,报考中央音乐学院曾经是他们最大的愿望。

  可惜,“上高中的时候,我和班上几个同学都是热血青年,在班上成绩都是相当好的,就因一些言论,没有能参加高考,后来给我们落实政策,把我们保送到扬州师专……”从小喜欢文艺的胡小石,本希望能够在大学里安静地读书,偏偏赶上,学生也要放下书本参加大炼钢铁,校园里用小高炉炼钢,24小时连轴转,胡小石感到根本就没学到东西,对于这样的生活,他很是失望,于是,临近毕业的时候,19岁的胡小石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闯一闯新天地,自己跑到东北投奔姐姐来了。

  胡小石的姐姐,也曾是热血青年,在扬州中学读书时报名参加抗美援朝志愿军,外祖母不同意,把她关在房间里,她跳窗跟着部队上了战场,后留在黑龙江省军区当机要员。胡小石投奔哈尔滨的姐姐,是想重新考进自己心仪的音乐学院,结果,虽然音乐学院没有读成,却也误打误撞地圆了音乐梦。

  “姐姐家有个阳台是临街的,那时候,我用竹子参照黑管做了一个管,就经常在阳台上吹奏。正好黑龙江省歌舞剧院有个乐队指挥家在附近,他每次从这路过,就听到一个奇怪的乐器的声音,他很好奇,交响乐团、民族乐团都没有这个乐器,这是什么乐器?有一次他就好奇地进楼找了,一看一个小伙子就在阳台上吹着,他就问我这是什么乐器,我说我是自己做的乐器,消遣……”胡小石乐呵呵地说,结果,这位指挥家就引荐他去黑龙江省歌舞剧院。

  当时黑龙江省歌舞剧院的院长,是延安鲁艺出来的老音乐家。面试时,他一看胡小石很有音乐天分,就说:“我们决心把你留下,这样你在专业的文艺团体,跟你的爱好吻合。”在歌舞剧院,胡小石看到了正规的、专业的乐队,让他大开眼界。为了培养舞台经验,胡小石被安排在乐队锻炼三年。

  那时候,作为演奏员,胡小石业余时间自学,还经常出去采风;因为他的文学基础很好,因此,经常被抽调打前站,体验当地风土人情,从生活中提炼,即兴创作歌词,当他们演出的大队到来的时候,随即排演新节目。忙碌而充实的工作生活,不仅开阔了视野,也为他日后的歌词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62年,为了筹备第二届哈尔滨之夏音乐会,胡小石走出歌舞剧院,走进了赫哲族人的生活。“领导要求我们到生活当中去捕捉灵感,要正面歌颂祖国,歌颂人民,歌颂社会主义,而赫哲族因为这个民族新旧社会的反差特别大,从一个濒临灭绝的民族、苦难深重的民族,成了国家的主人翁,他们的幸福感,感染力非常强,给我的触动非常大,我就想,何不写一首赫哲族的歌曲。”

  乌苏里江一带,是赫哲族祖居地之一。这个民族主要从事渔猎生产,胡小石来到乌苏里江边的赫哲族聚居区,一呆就是几个月,同吃同住同劳动,体验了当地人的生活,积累了素材,经过多次修改、完善,这首由胡小石作词、汪云才作曲的《乌苏里船歌》词曲终于问世。

  哈夏催生了《乌苏里船歌》,当时郭颂、汪云才和我三人,为第二届哈夏做准备,我们分头采风,临走之前,郭颂跟我谈过,说非常希望唱些别有风味的艺术歌曲,最好是反映少数民族的……”胡小石回忆道,当年合作创作这首歌,可以用“精雕细琢”来形容,“郭颂是一个对艺术特别认真的人,今天刚叫了好,明天又会推翻,前前后后近半年,才完成这样一首精品力作。”

  《乌苏里船歌》本来准备在第二届哈尔滨之夏音乐会上,由著名民歌歌唱家郭颂演唱的,却意外先在日本走红。胡小石说:“那时候,中央让郭颂出访日本,这首歌因为当时刚写完,还没来得及唱呢,他要出访日本,郭颂就把原始作品打包带走了。正式演出的时候,没唱,因为心里没有底。后来到名古屋,有一次联欢会,他一想,联欢会是非正式的演出场合,可以试验一下,就把这首新歌拿出来唱一唱试试,没想到,受到非常热烈的欢迎。这样给他增加了信心,后来路过香港,他又唱了这首歌,当时香港唱片公司就敲定要把这首歌录制一张唱片……”

  而胡小石知道自己创作的《乌苏里船歌》一炮打响,还是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每周一歌”中听到的:北京举办了—场独唱音乐会,包括郭兰英、胡松华、郭颂3位歌唱家演出,在首都的舞台上,郭颂第一次正式推出了《乌苏里船歌》,反响热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就将此歌录制成了“每周一歌”。

  “乌苏里江来长又长,蓝蓝的江水起波浪,赫哲人撒开千张网,船儿满江鱼满舱……”胡小石也是在小兴安岭体验生活的时候,每天听《每周一歌》,觉得这首歌似曾相识,仔细听,才知道,就是自己作词的《乌苏里船歌》。

  从此,《乌苏里船歌》火了,《乌苏里船歌》借鉴了赫哲族民歌《想情郎》的曲调,经过半年多的采风和创作,由最初的五段精炼成现在的三段,随着郭颂的演唱迅速红遍祖国各地,而且在国际上引起轰动,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选入国际音乐教材。胡小石说,其实,第一版还要多一些内容,有五段,现在是三段,一再取其精华,这三段基本上能表现赫哲族的生活状态了,特别是他们在新社会的面貌了,当然最重要的来源是赫哲族的音乐,赫哲族老祖宗留下的音乐文化的传统和风格,我们要原汁原味地保留着。”

  《乌苏里船歌》的创作,给22岁的胡小石带来了声名的同时,也带来过磨难;因为不肯按照某些指令修改歌词,他被下放到柳河五七干校抬木头。一直到落实干部政策,胡小石才回到原单位黑龙江省歌舞剧院,重新拿起手中的笔,开始歌词的创作。

  他清楚地记得当时发表的第一首歌词,“《战地新歌》全国征集歌曲,我当时写了一首《党是春雨我是苗》,写知青在广阔天地里怎么成长的,这首歌经过全国评选选上了,这首歌我还记得前几句,党旗下举起手,红日暖心头,激情好似东海水,化作热泪流……”

  这首歌词,虽然还有很多的时代印记,却是胡小石文学才华在春风化雨后,再次复苏的一个新起点。随后不久,《北京,你好》获全国首届青年民歌与通俗歌手大赛作品—等奖;《铃兰》获全国少儿歌曲评选银奖并被选入小学教材;《告别童年》获全国“健牌杯”广播歌曲大赛一等奖;《我从黄河岸边过》获全国广播歌曲金奖等等,一大批歌曲获奖。

  胡小石不断突破音乐创作的形式,1993年他发现中国只有歌舞剧而没有原创音乐剧的时候,就创作了音乐剧《鹰》的剧本,和刘锡津合作,开创了中国音乐剧的先河。“国家没有音乐剧,因为音乐剧是百老汇的,咱们国家只有歌剧、歌舞剧,音乐剧有它的优点,适合年轻人,这样,我就写了一部音乐剧《鹰》,是写了北方的少数民族,以北方民族的萨满教为载体。”

  胡小石音乐剧的大胆创新,排演和演出的所有经费,都要靠自己来解决,“我们发动剧院里的所有人,终于拉到一笔赞助20万,文化厅再追加20万,40万就把这一部大戏搬上舞台了,第一场是在哈尔滨演出的,没想到观众进场后没有一个提前退场的……”

  在胡小石寻求中国音乐剧创新的同时,文化部也在全国各地寻找音乐剧领域的垦荒者,“后来文化部出面,调这部戏进京演出,到北京演出的第一场,给世界各国驻华使馆的人员、几大洲的大使一起来看这部戏。”

  有一个老萨满在台上有一段独白:“在天与地之间挣扎着芸芸众生,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在天与地的夹缝中,不断轮回,善与恶、美与丑,不断此生彼灭,不断轮回。”每到这段的时候,观众在下面就热烈鼓掌,后来文化部评文华奖,这部戏全票通过。

  “文华奖”是文化部主办的专业舞台艺术政府最高奖,一个剧作者一辈子能够获得一次这样的殊荣,已经难能可贵,胡小石在退休10年之后,花开二度,以一台弘扬中华文化的大型原创歌舞《中华吟》,再次获得文华奖,创造了一个奇迹。

  当时黑龙江省文化厅征集了一批歌曲,都是歌颂中华文化的,比如中华旗袍、中华陶瓷、各种中国茶等,当时,一位主管厅长要把这些中国元素推上舞台,搞一部歌舞剧。当时的胡小石已经退休,并在2006年获黑龙江省首届“文艺终身成就奖”,黑龙江省文化厅之前组织了两稿剧本,都在专家讨论中被否定,最后决定还得请老将出马,“我正好在扬州探亲,厅长就给我打电话,说有一件事必须你回来干,我赶紧从扬州急急忙忙赶回哈尔滨,当我知道这个事情以后,我说让我好好考虑考虑,毕竟这几十首歌,都是独立成章,谁也不挨着谁……”

  胡小石习惯于夜深人静的时候创作,一天凌晨,他的灵感突然来了,“最后我一想,用《文心雕龙》的一些东西,把它们串到一起,分成几个板块,这样串起来,再加上主持词,就变成一个整体了。”胡小石把15个歌舞节目,按古体形制,划分成《序篇》《上篇·思接千载》《中篇·神与物游》《下篇·心骛八极》《结篇·天人合一》五个篇章,每个篇章的标题都取自中国古代文论作品《文心雕龙》,以此点睛每篇的主题,不仅增添了文学性和文化底蕴,也凸显了中华文化的历史厚重感。

  《中华汉字》的古朴、《中华丹青》的飘逸、《中国酒》的雄壮、《中国旗袍》的妩媚、《中国锣鼓》的铿锵……《中华吟》采用了多种艺术元素和表现形式,以崭新的艺术视角、别样的风格特质,演绎出一台色彩斑斓、富有诗情画意的歌舞盛会。最具创意的是,它没有以俗套的红火大场面开场,而是借用音乐剧的形式,以一个小家庭的祖孙三代四口人的平凡生活,带出了中华大家庭的传统文化,以说唱的形式串联整台节目,以散点透视的手段,勾勒出神州风姿、华夏神韵。

  近60年时间,他创作歌词1500余首,获国家级、省级以上奖项200余次,为多部电视片及百余台大型晚会策划并撰稿。宝刀未老的胡小石,现在还笔耕不止。

  回顾自己艺术创作的历程,胡小石说,他首先要感恩故乡扬州厚重的历史文化对他的滋养,他有割舍不断的家乡情结。如今,满头华发、乡音已改的胡小石,儿时的一首童谣却记忆清晰:“尜尜一小舟,装个六必兽,吱嘎一声响,扑通到扬州。”

  在胡小石的书房里,有一沓诗歌手稿,整整七页,字里行间满是对扬州的眷念、对同学的怀念之情。他告诉记者,这是去年他为母校新华中学90周年校庆特意创作的诗,“那时候,因为我在外地出差,可能不能如愿回扬州参加校庆,就创作了这首诗,准备请同学在聚会时替我朗诵的,特意创作了诗歌《故乡啊学友,可还记得我?》,与古稀同窗共叙母校与乡愁,不过,最后,我还是抽空参加了……”说着故乡情、同窗情,胡小石满脸微笑,饱含深情地朗诵着:“跨越过一个甲子的人生长河/经历了半世纪多的岁月蹉跎/年逾古稀的同窗们欣然相聚/喊一声老同学!已忍不住泪水滑落……”

  “扬州是我的根,情感上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只要有机会,想方设法往扬州跑,最近这几年回扬州比较多,扬州有些事找我帮忙,我都是全力以赴。”因为胡小石和著名作曲家刘锡津经常合作,常在刘锡津面前谈家乡扬州的历史文化、风土人情,前年,胡小石促成了刘锡津为扬州量“声”定制的筝曲《广陵曲》奏响扬城,深刻诠释扬州城市精神,为扬州2500周年城庆献上文化厚礼。

  此外,胡小石利用自己音乐界人脉优势,曾经在2008年和2015年,两次组织全国著名的音乐家到扬州采风,写作歌词宣传扬州,没有一个要报酬,到扬州走了一圈,最后每人都写了几首。去年,他邀请了15位中国音乐文学学会著名词曲作家和网络音乐人来扬州采风,看到广陵新城的科技馆、万福大桥、扬州马可波罗花世界等,胡小石一行感到很震撼,“每次回扬州都能感受到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老城区保护得很好,广陵新城的新面貌,让我们看到了当代扬州的活力,扬州是一个越来越吸引人的地方,怎么咏唱也不够。”

  记者:您从小在扬州长大,直至19岁离开扬州,您对家乡一直非常眷恋。在外这么多年,您怎么看家乡的文化?

  胡小石:扬州的历史文化底蕴太深厚了,但是,我认为扬州的人文比自然风光更具魅力,从古至今,无数的文人墨客来扬州,留下了无数吟咏扬州的名诗佳作,尤其是李白的“烟花三月下扬州”,已经成了一个吸引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游客来扬州的响亮广告语。

  扬州的人文独具魅力,可我觉得扬州在这方面的挖掘、研究,特别是对外宣传还不够,各地游客知道的扬州大多还是扬州的美食和美景。我受扬州相关部门的提议,邀请过不少音乐界的词曲作家来扬州采风,他们也普遍感叹,不过瘾,对扬州的人文了解还不够,所以,我希望扬州的专家学者能够更加深入地挖掘、研究和宣扬扬州,让扬州文化大放光彩。

  胡小石:我从小在扬州长大,受到扬州历史文化的熏陶,对文学很感兴趣,上学期间,我就喜欢诗歌创作,业余时间经常写一些诗歌,当时,老师也很鼓励我们,用现在的话说,我们志同道合的同学,都是文学青年,为我之后走上音乐创作奠定了基础。

  其实,即使《乌苏里船歌》是写东北的赫哲族,也离不开我在扬州所受到的教育,以及扬州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带给我的创作灵感,例如,《乌苏里船歌》的词眼有两处:一是“船儿满江鱼满舱”,再就是最后结尾“白桦林里人儿笑,笑开了满山红杜鹃”,这种东西是北方人不太容易抒发出来的,这种是属于比较婉约的……应该说,这些细节,都汲取了“扬州元素”。

  胡小石:学习音乐,对陶冶一个人的情操、开发智力很有积极意义。但是,现在很多家长一厢情愿,强迫孩子拜师学艺,希望以后多一条出路。我觉得,学习拉小提琴或者弹钢琴什么的,一定要是孩子自己内心真正对这些乐器感兴趣,家长加以支持,否则,孩子会有抵触心理,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

  此外,很多小孩学习音乐之后,就追求考级,其实,孩子从小学音乐,并不一定今后从事这方面的专业,毕竟全国对这方面专业人才的需求是有限的,所以,我还是建议,孩子将音乐作为兴趣爱好来培养,可以提高自己的综合素质,如果确实有这方面的天赋,可以追逐音乐梦想,一直走下去。

  记者:扬州正在积极打造世界文化旅游名城,从弘扬、宣传扬州的历史文化的角度出发,您觉得有哪些文章可以做?

  胡小石:我从小就喜欢音乐,后来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有机缘巧合,更主要的是我对音乐感兴趣。退休后,返聘继续“革命”,我都快80岁的人了,每年还要受邀为一些重要的晚会总撰稿。只要扬州有需要,我也随时为宣传扬州奔波。

  扬州有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打造世界文化旅游名城,是必须的。此前,我也听李政成说,扬州戏曲园将要投入使用,这里将聚集扬州众多的文化艺术团体。有了这个扬州戏曲园,给艺术人才提供了展示的平台,也更有利于引进各地高质量的戏曲来扬州演出,取长补短,提高扬州剧团的水平。各个剧团也要推陈出新,但是,这个“推”不是推翻,而是推动、发展传统文化,出新,并不是要追求大制作、大投入,民间艺术不能太雅,否则就变味了!

  扬州很注重诗歌的传承与发展,这是一件大好事,应该坚持下去,激发更多的人写诗歌,创作歌曲,提炼扬州元素,创作具有扬州特色的歌曲、剧目,多种形式地弘扬本土文化。此外,像扬州广陵区的钟书阁书店,十分雅致,必将会聚众多读者,与央视热播的《朗读者》会有异曲同工的文化效果。

  诗歌,是一个人内心情感的迸发和释放,而诗歌的创作热情来源于对生活的热爱,需要深入生活。我觉得,可以从扬州这几年的城市建设、古城改造、运河保护与开发,以及扬州文化的弘扬这几方面入手,反映不一样的大主题、大背景。我期待有更多、更好的作品奏响“音乐里的扬州”华美乐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